「南京期货」期货有隔夜手续费吗?期货交易要过夜费? - 期货交易不用过夜费的,只有在操作下单时才会产生手续费,如果不操作是不会产生手续费的。通常只有现货交易才会收取隔夜持仓费。期货没有隔夜费,股指期货也没有隔夜费。

股票重新开户的影响市场坚信城投债隐性担保 资金违规流向地方政府难断流?

  • 时间:
  • 浏览:4

摘要

一私募基金投资总监对记者表示,股票重新开户的影响城投债法律上不是政府债务,但操作中地方政府或多或少会动用地方资源来增信。投资者将其当做政府股票重新开户的影响隐性背书,也是合理的。“我不认为城投会大量违约,这也是市场的主流看法。”

一私募基金投资总监对记者表示,城投债法律上不是政府债务,但操作中地方政府或多或少会动用地方资源来增信。投资者将其当做政府隐性背书,也是合理的。“我不认为城投会大量违约,这也是市场的主流看法。”

虽然财政部等部门多次重申“政府债务不得通过企业举借”,但是城投企业发债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并且逐步成为投资者坚信不会违约的“金边”债券。

有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规范政府举债是好事,但想要把地方政府和城投债完全切割很难。“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政府一定程度上还依赖融资平台进行融资,有的城投发债后资金最终也流向了政府;而政府也通过财政补贴、赋予特许经营权与划拨资产、土地等方式对城投平台进行支持。”

上交所发布的债券监管纪律处分和通报批评也显示,仍有部分地方政府通过平台公司违规举债。

比如,2016年4月27日的一份纪律处分决定书显示,伊宁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非公开发行22亿元公司债券后,未按照约定用途使用募集资金。第一期10亿元募集资金到账后,该公司将其中4亿元转借给了伊宁市财政局,并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了借款期限和利息支付。

城投发债凶猛

11月4日,财政部再次通过答记者问方式表示,“从2015年1月1日起,新的预算法实施后,除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外,地方政府股票重新开户的影响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

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近期财政部一直在规范平台融资行为。从内容上看,“答记者问”只是重提了旧提法,并没有新东西,因此很难说传递了新信号。且财政部并不主管城投企业发债,因此财政部对平台融资的规范并不会直接导致城投债发行的收紧。

张旭还表示:“我们注意到,城投债发行具有某些逆周期的特征,经济越差,城投债发行越为放松。在经济企稳信号明确之前,显著股票重新开户的影响阻塞城投发债渠道的概率并不大。”

某债券私募投资基金公司总经理史塔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平台公司举债,这样的话从2011年开始已经说了无数次,2011年和2013年市场曾一度承压,但是‘狼来了’的话说多了以后,相信的人就少了,至今也没见一单城投违约。”

除了坚信城投债不会违约,城投的资金投向也是让投资者相信其比较安全的原因。史塔克表示,城投募集的资金投向也多是政府需花钱的地方,比如基础设施建设、保障房等。因此,在投资时,安全性方面更多的是考虑当地的财力,而不是城投公司本身资产负债情况。

史塔克还表示:“作为市场投资者,我关心的是收益和价格,现在城投债收益率已经下降到3%-4%,配置意义不大。如果真的有违约产生,有的收益一下子飙升到8%-9%,我会大规模入手。”

中债资信地方政府与城投行业研究团队提供的数据显示,受融资环境宽松及自2016年始存量城投债进入集中偿付期,2016年上半年城投债发行量达9082.10亿元,同比增长逾83%,为历史同期最高水平,中票增速明显回升。

在城投企业大规模发债的同时,也有不少违规流向了地方政府的口袋。除了前述的伊宁国投,靖江市华宇投资建设有限公司在非公开发行10亿元公司债券以后,也曾被发现违规向融资平台输血。根据募集说明书约定,该公司承诺募集资金将不用于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名单内的子公司,但公司在实际收到募集资金后,将资金划往名单内的子公司靖江市华鼎投资建设有限公司。

市场仍信仰隐性担保

虽然2015年1月起新预算法规定,除发行地方政府债券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以任何方式举借债务,但投资者仍坚信城投债不会违约,仍有金融机构要求地方政府出具“承诺函”等安慰性质的文件。

对此张旭表示,这是一个“隐性担保”和“法定担保”的不同概念。在新预算法实施前,城投债并不享有地方政府的“法定担保”,仅具有市场预期中的“隐性担保”。新预算法仅仅是再次否定了“法定担保”,而“隐性担保”存在于市场的意识空间,并不存在于法律空间,所以新预算法无法否定。

在张旭看来,产业债违约的大量出现,也促使投资人奔向城投债的怀抱。

另一私募基金投资总监也对记者表示,城投债法律上不是政府债务,但操作中地方政府或多或少会动用地方资源来增信。投资者将其当做政府隐性背书,也是合理的。“我不认为城投会大量违约,这也是市场的主流看法。”

中债资信的研究显示,受新发债券主体行政级别下沉的影响,2016年上半年城投债采用增信措施的新发债券规模同比大幅上升近6倍。受2014-2015年土地审计工作的影响,近三年以土地使用权质押为增信措施的新发债券比例逐年下降。而担保公司担保的增信方式异军突起,成为新的主流方式(占比近70%),个别担保公司担保规模同比大幅上升。

财政部新的“答记者问”中也提到,将推进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和融资。剥离融资平台公司政府融资职能,并继续发挥转型后的企业对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

张旭认为,从理论上讲,剥离政府融资功能后,城投公司会逐步产业化,市场对其自制的判断也将更依赖于其自身资质,而不是其背后的地方政府。

事实上,比违规融资更为重要的问题是,地方政府未来支出责任的扩大化。目前财政部门更多地关注地方政府当期举债规模,而未有效地限制未来的支出责任。举债规模是资金流入的视角,支出责任是资金支出的概念,债务危机的形成是因为资金的支出,因此后者更重要。例如,股权投资、PPP、专项建设基金都可以增加政府未来的支出责任,但并不影响当期的债务规模。

(原标题:市场坚信城投债隐性担保 资金违规流向地方政府难断流?)